义乌北下朱:直播经济下的“造梦工厂”

2020-12-12 10:19:56 zhshj 17

北下朱村街景。新华社记者郑梦雨摄

新华社杭州6月11日电(记者魏董华)每天傍晚五点半左右,村口挂着“中国·义乌北下朱电商小镇”的牌坊下便开始拥堵。

进出的车辆排起长队。小货车、电动三轮车、各地牌照的小轿车在原本就狭窄的道路上缓慢前行。路边支起了烤串、炒面等各色小吃摊,人气兴旺。

这里距离“世界超市”义乌国际商贸城不到2公里远。火热的直播经济让其成为外界眼中的“中国网红直播第一村”。

聚光灯下,形形色色的人从五湖四海慕名而来,他们都希望从中找到赚钱的商机。

“我们村本地常住人口只有1300多人,但外来常住人口有1万多人,基本都是电商从业者。”北下朱村村支书黄正兴说。

这里的楼一层都是大大小小的网红店、工厂店和微商店,剩下的楼层村民自住,或者租出去给前来创业的主播们。

智慧生活家

夜晚,北下朱村夜灯初上。新华社记者郑梦雨 摄

各个门店的牌匾上,几乎都堆砌着“网红爆款”“微商”“直播”“短视频”之类的关键词。刻意放大后的红底白字显得十分醒目。

42岁的哈尔滨人李云香在村里经营一家“精品帽子围巾店”,店里有数百种款式的帽子和围巾,出过不少网红爆款。

一顶叫“卷卷帽”的帽子,款式新颖、携带方便,一推出就登上淘宝热搜榜,单月卖出10多万顶。

李云香忙不过来,就雇人打理店里的两个快手直播账号。底薪加提成,员工月薪可达1万多元。如今,她自己也注册了直播账号,开始尝试直播带货。“通过直播能与粉丝面对面交流,了解他们的需求与体验。”她说。

早在2018年,一些店铺老板娘就开始做直播。据一些比较大的商户说,北下朱流动着大约5000多个主播。

智慧生活家

北下朱村一店铺内主播正在进行直播。新华社记者郑梦雨 摄

黄正兴介绍,村里有很多“野生网红”,他们自产自销自卖,只要年轻、知道如何吸粉,懂一点直播技巧,就可以直播卖货。

“成为爆款的基础就是价格优势。”在义乌经商12年的江西人何军说,自己试水的产品是一款冰袖,专为北下朱市场生产,出厂价在1.35元,符合爆款的基本条件。

要成为爆款,少不了花钱。不少厂家重金邀请顶级主播带货,第二天一批小主播就会来求购顶级主播的同款产品。

在北下朱村,流传着很多草根靠直播“麻雀变凤凰”的故事。在“造富梦”的激励下,越来越多草根涌来。24岁的河南小伙儿王贝便是其中之一。

“我是自驾游过来的,听说这个村现在很火,就过来看看。”王贝用低廉的价格租了房子,打算住一阵子。他说:“感觉这里赚钱的机会挺多的。”

齐齐哈尔小伙儿刘洋来义乌两三年,创业两次均以失败告终。不过,他仍选择坚持。这次,他看准了直播经济的风口,准备继续自己的梦想。

40多岁的赵汉臣却不想靠运气赚钱,他做了10年红木家具生意,严峻的行业现实逼得他不得不开始思考转型。

“谁都想抓住直播的风口,但我不想推自己的企业,而是想推红木行业。等红木家具在抖音上能卖起来的时候,我就抢占了先机。”赵汉臣说。